2021-07-02 18:38:59 來源:香港嘉裏物流
核心提示:曾有網友戲謔道:“走得最長的路,是西方‘教師爺’的套路!”路再長,不過是條走到黑的路,終究瞞不了世人。

香港嘉裏物流7月2日報道(文/凡凡)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總書記那句“我們絕不接受‘教師爺’般頤指氣使的説教!”在天安門廣場贏得掌聲如潮,想必能讓一切妄圖靠踩中國來博眼球的人膽戰心驚。

“教師爺”當然包括那些打着人權的幌子,動輒對他國喊打喊殺的西方尤其是美國政客。他們常以“人權衞士”自居,但當美國經年難除的種族歧視頑疾一再復發、美加澳等國原住民生存現狀依然堪憂的時候,這些政客卻反應遲鈍,扭扭捏捏。其實只要仔細審視他們在人權問題上的言行,就能發現這些“怪象”背後,是被耍了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套路。

“教師爺”的四大套路,你領教了嗎?

套路一:“只有我才有資格定義人權”

人權的內涵和外延非常豐富,覆蓋社會、經濟、文化、政治等各個層面。各國文明傳統不同,發展階段各異,對人權的理解和保護也各有側重。但顯然,不少西方政客根本不尊重這種差異,也不尊重其他國家的人權觀念和人權保護努力。

一方面,他們以自身的好惡代替他國民意,以自身政治發展經驗凌駕於他國國情和政治探索之上,狹隘地將人權與政治權利畫等號;另一方面,他們無視甚至有意地破壞廣大發展中國家民眾所珍視的生存、發展、和平與穩定,熱衷於搞情報滲透和政治顛覆,給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等國帶來無窮動亂,讓無數民眾深陷水深火熱之中。

香港嘉裏物流7月2日報道(文/凡凡)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總書記那句“我們絕不接受‘教師爺’般頤指氣使的説教!”在天安門廣場贏得掌聲如潮,想必能讓一切妄圖靠踩中國來博眼球的人膽戰心驚。

“教師爺”當然包括那些打着人權的幌子,動輒對他國喊打喊殺的西方尤其是美國政客。他們常以“人權衞士”自居,但當美國經年難除的種族歧視頑疾一再復發、美加澳等國原住民生存現狀依然堪憂的時候,這些政客卻反應遲鈍,扭扭捏捏。其實只要仔細審視他們在人權問題上的言行,就能發現這些“怪象”背後,是被耍了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套路。

“教師爺”的四大套路,你領教了嗎?

套路一:“只有我才有資格定義人權”

人權的內涵和外延非常豐富,覆蓋社會、經濟、文化、政治等各個層面。各國文明傳統不同,發展階段各異,對人權的理解和保護也各有側重。但顯然,不少西方政客根本不尊重這種差異,也不尊重其他國家的人權觀念和人權保護努力。

一方面,他們以自身的好惡代替他國民意,以自身政治發展經驗凌駕於他國國情和政治探索之上,狹隘地將人權與政治權利畫等號;另一方面,他們無視甚至有意地破壞廣大發展中國家民眾所珍視的生存、發展、和平與穩定,熱衷於搞情報滲透和政治顛覆,給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等國帶來無窮動亂,讓無數民眾深陷水深火熱之中。

套路二:“歷史我可以隨意篡改”

近代工業革命的積累,既給予了西方強大物質實力,也奠定了西方白人羣體在歷史敍事上相對於弱勢國家、弱勢民族的不對稱優勢。他們利用這種優勢,對自身戕害人權的歷史進行掩蓋、篡改和美化。

發生在一百年前針對黑人的“塔爾薩種族屠殺”被美國政府通過銷燬證據、封鎖消息等手段,掩蓋達半個世紀之久。而曾在近代屢遭屠殺奴役的美國、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亞原住民的悲慘歷史也被有意地掩蓋和塗抹,在西方主流歷史敍事中長期處於近乎被遺忘的境地。而在美國盛行一時的西部牛仔電影中,刻畫的印第安人形象往往是“野蠻”“滑稽”“兇狠”“非正常”的,充滿了對印第安人的歧視和醜化,被認為是為美國野蠻的、搶奪印第安人土地的“西進運動”進行美化和辯護。

資料圖片:人們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參加反種族歧視和暴力執法示威活動。(新華社)

資料圖片:人們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參加反種族歧視和暴力執法示威活動。(新華社)

套路三:“合則用,不合則棄”

保護和促進人權是個高尚話題,各國應就人權問題進行平等交流,互學互鑑,不應該將其作為打壓別國的政治工具。而一旦將人權當成“工具”,“雙標”即隨之而來。

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在人權議題上常有三大荒謬:一是明明自身人權問題一大堆,諸如仇外排外、白人至上、少數族裔刻板印象、貧富差距等毒瘤經年難除,卻動輒對他國指手畫腳,真可謂“人權燈塔”只照別人不照自己;二是對自己國家的暴力犯罪不手軟,卻常常對他國的犯罪分子“另眼相待”,甚至慫恿、資助其擴大破壞,並以“侵犯人權”為幌子抹黑他國維護法治尊嚴、保護羣眾生命財產安全的正當行動;三是明明自身很重視生活水準的維持和提高,將人均消耗資源全球居冠的生活方式維持了多年,卻見不得中國人提升生活水平,將中國與西方生活水平的接近視作洪水猛獸,霸道地將“碳排放”“資源枯竭”“環境惡化”等鍋一股腦地甩到中國身上。 

套路四:“我認錯,但堅決不改”

在很多語境下,認錯都是值得鼓勵的。但如果認錯了可就是堅決不改,將“認錯”視作擺脱指責、逃避問題的工具,則無異於自欺欺人。

美國曆史上曾多次掀起人權大討論,政治精英的口號喊了不少,國會也針對少數族裔出台數部道歉法案。但可惜,馬丁·路德·金“人人生而平等”的夢想在58年後依然沒有實現,在疫情下甚至還有惡化趨勢。諷刺的是,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曾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表決譴責美國種族主義時,辯稱美國掀起種族問題討論,“恰恰展現了美國民主政治的成熟有力”。而持類似觀點的美國政客不在少數,現任國務卿布林肯也曾如此吹噓,彷彿美國政治精英承認存在人權問題就已經足夠成為炫耀的資本,可以用“認錯”和“討論”來堵住悠悠眾口。

曾有網友戲謔道:“走得最長的路,是西方‘教師爺’的套路!”路再長,不過是條走到黑的路,終究瞞不了世人。認清“教師爺”的套路,有利於更加看清國際人權鬥爭本質。沒有高人一等的國家,也不應把一國標準當成國際標準。人權議程應服務於所有國家、所有民族,而非成為某些西方國家遏制打壓發展中國家、剝奪非西方國家發展權利的工具。否則,這將是人類進步史上最大的不公!

凡註明“來源:香港嘉裏物流”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